哔哩哔哩拟香港上市:机构看好B站优质的用户资源 超86%月活用户

  央广网北京3月18日消息(记者牛谷月)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Nasdaq:BILI)港股二次上市再进一程。

  3月17日,B站发布香港二次上市招股书,而这距离其2018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还不到3年时间。尽管近3年间,B站股价累计增长达885%,一度受到资本的追捧,但其业绩却连年亏损。

  B站选择在此时回港二次上市,意欲何为?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中概股“回港”逐渐形成一阵浪潮。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B站等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一方面可以提升股票本身的流动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对冲美股市场的不确定风险,实现“备份”和风险分散。

  创立于2009年6月的B站,原名Mikufuns,后来由其创始人改名为哔哩哔哩。B站在其文件中宣称,B站是“中国年轻一代的标志性品牌及领先的视频社区”。

  2018年3月28日,哔哩哔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近3年后,B站启动二次上市。2021年3月17日,B站公布了其全球发售的股份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计划,股份代号为9626。招股书显示,B站本次将发行2500万股Z类普通股,集资最多247亿港元,其香港公开发售的发行价将不超过每股988.00港元,或每股Z类普通股127.20美元(相当于每股美国存托股127.20美元),股份将以每手20股股份为单位进行交易。以招股价上限为988港元、每手20股计算,“打新”入场费为19959港元。

  据B站发布的聆讯后资料集,此次B站于港股二次上市,由4家外资大行联手保荐,分别是摩根士丹利、高盛、J.P.摩根以及瑞银。

  B站表示,拟将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用于优质内容投入、自主技术的开发与创新、销售及营销,以及一般公司用途及运营资金需要,从而支持社区健康、高质量的增长。互联网、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表示,进一步的融资,让B站能得到更强的投入能力,能快速完成内容方面的孵化,达成真正的“去纯粹游戏营收化”的转型。

  根据哔哩哔哩向港交所递交的上市申请,B站将按照“第二上市”和“同股不同权”规则上市。这将令公司董事长兼CEO陈睿、创始人徐逸继续把控对公司的投票权。

  事实上,在从一个以ACG(动画、漫画、游戏)内容为主的小众视频网站到如今面向大众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的转变中,B站一直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B站共完成了9次融资,出资人阵营中不乏启明创投、IDG资本、君联资本、Hcapital等明星投资方的身影。腾讯、阿里和索尼也在B站上市后,对其进行了数亿美元的战略融资。

  B站在进入二级市场后的表现也非常“亮眼”。数据显示,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初,B站的市值为32亿美元,美东时间2021年3月17日,B站在美股市场以111.35美元的股价收盘,总市值超392亿美元,市值上涨十余倍。

  然而,业绩方面,B站的亏损却是“与日俱增”。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B站亏损分别为5.65亿、13.03亿和30.54亿人民币。“一路亏损一路涨”,资本市场到底为何如此“看好”B站?

  安惠投资研究部总经理胡周杰认为,对于处于发展时期的互联网企业,不能简单只把利润、营收规模等当成唯一指标来评价,资本市场更看重其发展趋势,比如企业发展的状态和规模是否为良性、用户粘性、用户增速等指标。他认为,B站的用户群发展增速快,用户群体年轻化,更具流量、消费潜力和市场价值。

  据B站发布的聆讯后资料集,截至2020年底,B站月均活跃用户2.02亿,同比增长55%,日均活跃用户5400万,同比增长42%。据艾瑞咨询报告,2020年,B站月均活跃用户中35岁及以下用户占比超86%,用户年龄低于其他中国主要视频平台。预计到2025年,中国视频用户将超过11.8亿人,随之创造的市场收入将超过1.8万亿元。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表示,他将继续关注B站用户的增长,目标是在2023年内将月均活跃用户做到4亿。

  “机构看好B站优质的用户资源,”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唐大杰表示,“在B站的活跃用户中,75%的用户年龄低于24岁,这些中国第二代互联网用户,伴随着B站成长,一部分已经进入大学和迈向社会,成为社会主流意见群体。这也是市场看好b站的原因之一。”

  TMT行业资深专家蔡建军表示,“互联网企业的亏损本来就不是新鲜事,资本市场看中的是成长性。”目前来看,B站破圈转型还是初现成效的。另一个角度讲,尽管B站业绩亏损,但其投资方依靠B站高企的股价就已收入颇丰,所以不乏优质资本的注入。他表示,资本市场的故事性和企业的成长性也是需要时间周期的,“让我们拭目以待”。

  据B站发布的聆讯后资料集,2018年-2020年,B站的营业额分别为41.3亿元、67.8亿元和120亿元。高速增长的营业额背后,B站的经营仍存隐忧。

  从收入结构来看,B站的收入主要来自移动游戏、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2020年,其移动游戏的净营业额为48.03亿元,远超2018年的29.36亿元,但占净营业额比例却从2018年的71.1%下降至2020年的40%。业内人士分析,这表明其对于移动游戏收入的依赖有所下降,收入模式趋于多元。

  尽管如此,移动游戏业务在B站的四大收入来源中仍然占比最高。B站在其发布的聆讯后资料集中也表示了对移动游戏业务过度依赖的担忧:“我们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移动游戏行业,若我们无法推出新游戏或发布现有游戏的更新来拓展游戏用户群,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除此之外,B站表示,近三年内,其移动游戏收入的一大部分来自数量有限的游戏,“我们有一款移动游戏贡献超过我们总净营业额的10%,于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分别占我们总净营业额的53%、31%及11%。”

  过于依赖头部的大作也是资本市场对于B站最主要的担忧之一。单一款游戏在B站总营业额中能占到如此大的比例,无异于“将大量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一旦上述游戏出现任何状况,将对B站的营业额产生直接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也有业内人士表示,B站的游戏业务依附在其社区生态上运营,作为一种流量变现的手段,无法脱离社区而存活。而B站社区中大量的日活用户和高频互动,无异于给了其游戏业务一幅鲜明的用户画像,“在游戏业务中,谁拥有了用户画像,谁就等于拥有了‘外挂’”。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也曾表示,B站将把握“视频化”带来的巨大机遇,持续丰富社区内容生态,为未来增长打下更扎实的基础。

  除此之外,B站作为开放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其内容审核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据了解,2020年以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五百条。按照转办线索,上海市相关部门对B站行政立案处罚6次,约谈10余次,整治涉及刊载儿童“邪典”、违规境外动画片、违规使用境外音视频素材、违规广告、多款游戏角色形象暴露、内容低俗等问题。

  B站在其发布的聆讯后资料集中表示,“中国的法律法规由相关部门诠释,在所有情况下界定哪些类型的内容有可能导致我们承担平台运营商责任并不可行。”用户在B站平台提供、分享和取得、传播的内容,可能会导致B站面临版权、欺诈等申诉。另外,B站表示,在PUGV、OGV、网络游戏中有关暴力、犯罪的内容,可能会导致负面宣传和监管回应,有可能影响作为B站部分收入来源之一的广告收入。

  早在2018年,港交所修订上市规则,允许为寻求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中资及国际公司设立新的第二上市渠道,推行“同股不同权”,回港上市的大门就此向中概股敞开。

  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重新回到港交所上市,掀起了中概股回港浪潮。此后,网易、京东、新东方等多家中概股纷纷选择回港上市。3月15日,汽车之家完成二次回港上市的首秀,首日收涨2.1%。据统计,汽车之家成为第11家回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市场普遍预期,2021年还将继续有数家企业跻身回港二次上市的浪潮。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表示,从国际资本角度看,众多中概股回归和港股热炒是国际资本看好中国市场的溢出效应。他指出,港股上市的企业,其经营主体和业务主要在内地,“资本看好港股的根本原因是看好中国内地的发展。”“香港的资金管理相对宽松,内地的资金管理较为严格,在看好内地市场的情况下,从港股入手,配置经营主体在中国内地的中概股企业股票,不失为一种快递高效的选择。”

  另外,王赤坤指出,我国还没有和美国开通交易所合作,大部分内地投资人限于外汇的管制,无法购买美股股票,与此同时,港股通、沪股通使得内地投资人可以配置港股,中概股回港上市,也使得内地投资人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分享这些中概股红利。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B站等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一方面可以提升股票本身的流动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对冲美股市场的不确定风险,实现“备份”和风险分散。业内人士分析称,面对美国资本市场的变化和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回港上市可以丰富融资通道,规避“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所带来的风险。

  此外,二次上市还带来了提振股价的效果。据统计,除了百胜中国之外,其他回港二次上市的新股首日都取得了上涨,首日上涨率超过90%。其中,首家回港上市的阿里巴巴首日收涨6.59%,新东方首日涨幅达14.71%,成为截至目前首日涨幅最高的回港上市新股。

  王赤坤表示,内地的经济率先走出疫情困境,企业经营业绩迅速回升,中国经济呈现一枝独秀的局面。4826财神爷高手论坛3。“随着新冠疫苗的接种,疫情将会得到更加有效地控制,这些中概股的经营业绩将会更加靓丽。”

  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Nasdaq:BILI)港股二次上市再进一程。